炸龍腸論壇網

長相甜美的麻敬宜    為了參加冬奧會,她歷經了諸多的“痛”?! ?2歲的她就獲得了去平昌見證冬奧會的機會?! ‖F在,站在25歲的人生路口,麻敬宜期待再次攀上高峰?! 榻憬愣鴳稹 ?017年,幸運降

中國冰上新女神 她曾被外教逼到痛哭

長相甜美的麻敬宜長相甜美的麻敬宜  

  為了參加冬奧會,她歷經了諸多的“痛”。

  22歲的她就獲得了去平昌見證冬奧會的機會。

  現在,站在25歲的人生路口,麻敬宜期待再次攀上高峰。

  為姐姐而戰

  2017年,幸運降臨在麻敬宜頭上。

  在平昌冬奧會的前一年,王冰玉、周妍、劉金莉三位參加過2屆冬奧會的老將,急需一名一壘位置的隊友。

溫哥華冬奧會獲得銅牌的中國女子冰壺隊溫哥華冬奧會獲得銅牌的中國女子冰壺隊 

  在冰壺團體賽中,一壘的主要任務是開局兩投的占位以及之后的三次擦冰。很顯然,這需要一個手感與體能兼具的人來擔當,教練組將目光鎖定在長相秀氣的麻敬宜身上。

  彼時,她在國內冰壺圈尚不顯山露水——2015年第一次入選國家隊的時候,麻敬宜的專項是混雙。

  能夠進入四人冰壺組,麻敬宜深諳被選入這個團隊的意義。這就像在睡醒后,突然發現門前放了一把擁有無限可能的鑰匙,這是前往平昌冬奧會的通行證。

  她抓住了這次機會,在跟隨王冰玉前往加拿大參加大滿貫比賽表現不俗之后,麻敬宜很快就成了“正式工”。

  2018年2月,22歲的她隨隊抵達了韓國的平昌,成為了幸運兒。

  并非每一名運動員都有機會參加奧運會,更別說在年輕時就站在競技體育最光鮮亮麗的舞臺。

  王冰玉是在2009年拿到世錦賽冠軍后第二年,才第一次參加冬奧會。彼時,她已25歲。

王冰玉(中)與隊友王冰玉(中)與隊友  

  麻敬宜顯然要比前輩們幸運得多。

  她的幸運,來自于自己的優勢。除了體能與手感好,麻敬宜還有另一個長處。

  搭檔過的隊友,無不贊揚她心態好,被夸多了,她也認識到了自己的長處。

  “我在這個方面可能會相比于其他選手好很多?!?/p>

  但即便如此,站到江陵冰壺中心的賽場上,低溫的過堂風吹過臉頰,她會突然感受到身上擔子之重,“我興奮,也有壓力?!?/p>

  她的壓力更多是源自攜手作戰的三位大姐姐,“她們練了這么多年冰壺,這可能是她們最后一屆冬奧會,我怕自己成功率不高,影響到她們?!?/p>

  長達十多天的江陵之旅,對麻敬宜來說是難熬的。

  密集的賽程,加上比賽的高壓,她多次要面對剛輸完比賽、幾個小時后又回到賽場再戰的情況,這無疑對她的調整能力要求更高。

  通過落選賽才拿到冬奧會參賽資格的中國隊,在實力上并不屬于上乘,因此循環賽打得磕磕絆絆,在勝負之間徘徊。

  小組賽最后一場面對傳統勁旅瑞典,麻敬宜和她的隊友只有在取勝的情況下,才有機會晉級四強。

賽場上的麻敬宜(中)賽場上的麻敬宜(中) 

  麻敬宜記得,賽前的氛圍是安靜的,但局促和不安彌漫在她們的周圍。

  她都不敢正視姐姐們的眼睛,害怕一次過度的對視,會撥動自己的心弦,導致表現失常。

  進入王冰玉團隊后,麻敬宜確實有過在賽場上瀕臨崩潰的時刻。

  一次在美國打比賽,她們在一場比賽中始終處于落后,比賽到了最后一局,麻敬宜兩次關鍵的占位投都出現了失誤。

  對瑞典賽前,她的腦海中回放了許多畫面;王冰玉的一句話,出現了許多次。

  “我之前打三壘的。后來到了冰玉姐的團隊后,我換到了一壘,我不想在比賽中拖累她們。那段時間,我不斷給自己施壓,把自己逼得太緊,幾乎每天都會失眠?!?/p>

  她的偏執體現在訓練上,會在一堂課里反復練一個技術動作。

  “我就會一直投3區,其實投到2區也是完美的,但我就對自己說一直要投到3區?!?/p>

  哪怕絲毫的偏差都會擾亂她的情緒,只要投壺沒到理想的位置,她就會摔桿。王冰玉她們都是久經沙場的老將,自然能夠讀懂麻敬宜的肢體反應。

  王冰玉在在一堂課后找到麻敬宜,輕拍她的肩膀,先是暖心一笑,然后說:“小麻,你要接受自己的不完美?!?/p>

  聽完這句話,她肩上的重壓立馬卸了許多,“我一下子就釋懷了?!?/p>

  王冰玉的只字片語,像一劑藥灌入麻敬宜體內,立即見效。平昌冬奧會的關鍵之戰,她又想起了冰玉姐的寬慰。

  比賽開始后,她摒除雜念,專注賽場,為隊伍而戰,同時也是為姐姐們而戰,她的表現可圈可點。

  無奈,隊伍的整體實力不如對手,她們最終還是沒能躋身四強。而那場比賽,也成為了三位大姐姐的謝幕戰。

  麻敬宜在賽后第一時間就紅了眼眶,三位姐姐倒更豁達一些。

  她們相互擁抱,沒有說太多煽情的語言。麻敬宜對這次旅途并不感到遺憾,她覺得她做到了姐姐們的期許。

  “人生中能打一次冬奧會就已經很不容易了,這次江陵之旅,我想自己到80歲時回想起來仍然會感到自豪?!?/p>

  內外不一

  長相溫婉的麻敬宜,戴著眼鏡,書生氣十足,像是南方女子。她卻評價自己是典型的東北女生性格,不拘小節、還有點愣頭青。

  對很多女生而言,外表是可以帶來自信的。但事實上,麻敬宜卻未受益于這一點,她曾經是一個略顯自卑的女孩。

  麻敬宜出生在體育世家,她的母親曾是籃球運動員,姥爺與舅舅也都從事過越野滑雪的訓練。

  她遺傳了母親的運動基因,也是受后者的影響,從16歲開始接觸冰壺。

  “冰壺看著挺簡單的,學幾天就能上手投壺,但我發現練的時間越久,就有越多的東西需要去了解,我也越練越喜歡這項運動,漸漸地就把它看成自己的事業?!?/p>

  練了一段時間后,她身邊的隊友都已經實現了突破,或進國家隊,或進國青隊,只有她還在地方隊原地踏步。

  這種感覺像是走失在阡陌縱橫的農田里,找不到出路,她也因此開始懷疑自己,究竟是否適合這個項目。

賽場上的麻敬宜(中)賽場上的麻敬宜(中)  

  那段記憶全是陰霾。國內的青年組比賽,麻敬宜一路忐忑,每次投壺眼神都會彷徨。她的教練安慰她,想給予她信心。

  “教練對我說,只要我把所有的準備工作都做好,機會來了,我就能把握住了?!?/p>

  教練的話沒錯。2015年,國家隊教練選中了她,進入混雙項目,并配給她一個搭檔,名叫鄒強。

  后來,她換了搭檔與馬秀玥合作。第二年就拿到第13屆全國冬運會冰壺混雙亞軍。同年12月,她還與隊友一起拿到了全國錦標賽冠軍。

  這條成長之路上,不僅有她磕磕絆絆的足跡,還有她一系列神經大條的糗事。

  麻敬宜笑言自己記性不好,時常會出現小狀況。

  一次在國外訓練,她們的住處距離冰場大概有40分鐘的車程。到達冰場后才發現自己沒有帶冰鞋,只能羞愧地報告教練。

  教練來不及生氣,只能讓隊員自己先練,自己折返一次,專程為麻敬宜去拿冰鞋。

  當時害怕教練發火責備么?她爽朗一笑,“教練沒說我,說我不是又浪費時間了嗎?”她慶幸自己逃過了一次責罵。

  同樣是外訓,她又一次遺落了東西,這次她是將新買的冰鞋留在了出租車上。

  “結果下午訓練完,因為第二天要出發去另一個城市,我在收拾行李時才發現新鞋子不見了?!?/p>女子冰壺隊教練(前排)與隊員們女子冰壺隊教練(前排)與隊員們

  麻敬宜直接撥通了教練的電話,神機妙算的教練還沒等她開口,直接便問:“你又丟了什么東西?”

  “還好因為那座城市不大,出租車公司不多,我打車到那家公司,司機正好把我的鞋子上交了?!?/p>

  她真是運氣好,每次意外都能峰回路轉。

  因為性格開朗,麻敬宜也很少哭,上一次大哭還是因為比賽。

  2017年,她和隊友在捷克打完奧運會落選賽,拿到了門票。坐了十幾個小時飛機回到國內,馬不停蹄地趕往青海參加另一項賽事。

  時差加上高原反應,讓麻敬宜顯得很疲憊。她發現自己嚴重缺覺,在賽場上能明顯感到困意。

  “第二天早上的比賽,我和莉姐(劉金莉)在擦冰時還有點反應?!?/p>

  賽后,她在換鞋與做拉伸時就已經感覺快要癱倒在場上。

  她本以為在完成落選賽任務后能放下擔子,有一段調整的時間,卻沒想到接下來的青海之旅幾乎讓她精神崩潰。

  人一累時,容易想家。她在那天上午的比賽打完后,回到賓館,直接哭了起來,“狂哭,除了哭我就不知道該干嘛了?!?/p>

  哭完了,她猛然想起,下午還有比賽,情緒一下子又塌陷了一層。

  顏值殺傷力

  成為一壘后,麻敬宜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增重。

  因為一局比賽中,一壘位置的隊員要先后擦6次冰,一場比賽十局,也許還有加賽,麻敬宜需要擦冰超過60次。

  因此,她的體能與力量是擦冰質量的保障。

  增重的第一步,就是增加飲食,“我原來的體脂特別低,沒有多余的脂肪能轉換成肌肉,我只能增重,而增重的途徑就是多吃飯?!?/p>

  體能教練是外教,對麻敬宜的飲食很是重視。那段時間,吃飯對麻敬宜來說是一個痛苦的過程,她感覺自己已經吃飽時,外教總會讓她再去盛一碗。

  她吃哭過,感覺體內的飯已經到了嗓子眼,再也吃不進去,但是沒辦法,只能硬往嘴里塞?!斑叧赃吙??!?/p>

  每天,體能教練都需要帶著麻敬宜稱重,要知道她的體重變化。

  在稱重時,外教有一個要求——她必須轉過身子稱重,就是不讓她看到稱上顯示的重量,“外教怕我看到自己的體重后會想減重?!?/p>

  外教也知道,愛美是女人的天性。

健身房里的麻敬宜健身房里的麻敬宜  

  她是打完平昌冬奧會才知道自己體重的真實情況。那時,她已經112斤,突破了歷史之最。

  “我身高1米7,以前最重的時候也就102斤?!?/p>

  吃飯只是其中之一。在喝營養品方面,麻敬宜也要“遭罪”。

  比賽前喝營養補給,王冰玉她們喝半勺,麻敬宜需要喝2勺;比完賽的體能補充,團隊工作人員將巧克力醬、花生醬、果汁與蛋白粉混合在一起,五味雜陳,液體的顏色讓人沒有欲望。

  王冰玉她們喝一杯,麻敬宜必須喝夠一瓶。

  “一開始,很抵觸,難以接受?!?/p>

  麻敬宜只能用化妝來調節心情。每次訓練前,她都會打底、涂上眼影與口紅,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

  “我化妝也是對別人的尊重?;陫y,我的心情會好很多,自然而然地,也能提升我的狀態?!?/p>

  其實她在生活中從不戴眼鏡,但為了更好地訓練與打比賽,她已經讓眼鏡成為了自己的標簽。

  “我有100度近視,而且還有散光。冰場的燈光很刺眼,光線很強,我不戴眼鏡,看前方就會很模糊?!?/p>

  在平昌冬奧會時,麻敬宜的顏值吸引到一些媒體的注意,他們給麻敬宜冠以“冬奧會第一美女”的頭銜。麻敬宜覺得有點夸張。

  她說:“這并不會讓我增加自信,其實仔細去看的話,打冰壺的很多女選手都很漂亮??赡芪沂且驗楦改高z傳基因好,再說我也從沒覺得我是國內打冰壺最好看的,只是不丑罷了?!?/p>

  如今,麻敬宜已從不起眼的小妮子蛻變為落落大方的冰壺女神。她說,自信的來源并非因為外界的贊揚,而是擁有了冬奧會的參賽經歷。

  王冰玉的團隊解散后,麻敬宜加入了新的團隊。這里有參加過平昌冬奧會混雙比賽的王芮,還有同樣戴著眼鏡的梅杰。

  她們這個團隊在這兩年也是國內實力比較突出的一支隊伍,有望競爭明年北京冬奧會的參賽資格。

  麻敬宜期待自己能第二次站到冬奧會的賽場上。

麻敬宜與隊友們麻敬宜與隊友們

  “參加完上一屆冬奧會時,我就對自己說,下一個4年開始了。在這個組里,只有我和王芮參加過冬奧會,我希望能把自己學到的東西帶給團隊?!?/p>

  4個同齡的小姑娘在一起,有共同的目標,訓練之余還能打成一片。

  “我想讓我們幾個人一起參加北京冬奧會,在主場打比賽,這在職業生涯中將是一件非常榮幸的事情?!?/p>

 ?。ǘ瑁?/p>

訪客,請您發表評論:

Powered By 炸龍腸論壇網

Copyright Your WebSite.sitemap

年轻人高清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_年轻人视频在线观看_年轻人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