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君

特朗普是如何一步步毀掉全世界眼中的美國形象的?

時間:2010-12-5 17:23:32  作者: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來源:濟南市  查看:  評論:0
內容摘要:  來源:軍武次位面  我沒有快樂了  謹以此文紀念中國網友的“紅星戰士”、快樂源泉、紅脖子掌門人,我們的”川建國“?! ?021年1月20日,特朗普與夫人乘坐直升機離開白宮?! ]有內戰,沒有起義,

  來源:軍武次位面

  我沒有快樂了

  謹以此文紀念中國網友的“紅星戰士”、快樂源泉、紅脖子掌門人,我們的”川建國“。

  2021年1月20日,特朗普與夫人乘坐直升機離開白宮。

  沒有內戰,沒有起義,沒有暴亂,拜登終究是順利的接過了美國總統的大棒。

  美國有成千上萬個拜登排隊等著當總統,但像特朗普這樣獨特的總統,無論在過去,還是將來,或許有且只有這么一位了。

  不知道坐在直升機上面的他,俯瞰著這座已經不屬于他的“家”,是否會回想起,他曾經為祖國做的點點滴滴。

  4年前總統選舉前,將民調數據奉為圭臬的機構和專家們,通過數學模型統計出了希拉里獲勝幾率將高達99%,幾乎沒有人能夠在大選中打敗希拉里。

  但特朗普狠狠的打了所有人的臉。

  這位百年難遇的共和黨人,以一己之力,在推特上干翻所有美國主流媒體,高嚷著 “讓美國再次偉大”這一口號,成功當選美國第45任總統。

  政治精英希拉里的失利,市儈商人特朗普的上臺,自此開啟了美國乃至整個世界的“特朗普時代”。

  今天,我們就回顧下,從大選到任期幾近結束,特朗普究竟是如何一步步改變美國?

  美國“分裂”

  以白人平民選票為決勝點的特朗普,自始至終都帶著“白人至上主義”的標簽,在言論與政策上,加速著美國白人群體和非白人群體、底層平民與上層精英的分裂。

  無論是競選還是在任時,特朗普都曾因其一系列涉嫌種族歧視的言論聞名,包括攻擊少數族裔女議員,讓她們“哪里來的回哪里去”,“為什么不回去幫助她們完全破碎和犯罪猖獗的祖國”。

  同時他也是為數不多,被眾議院通過“種族言論”的決議而被譴責的美國總統。

  曾有人分析過特朗普選擇集會地點,當特朗普發現自己的人氣下滑時,他經常會在一個“被紅色鄉鎮包圍的藍色城市”舉行集會。

  在集會時,雖然舉辦地城市有很多民主黨的特朗普反對者,但會有大量特朗普的支持者從這個城市周圍的郊區和城鎮趕來,也就是傳說中的“農村包圍城市”。

  這導致了一個問題就是,特朗普支持者和特朗普反對者們極容易發生正面沖突,而這種沖突,從某種上加劇了“白人至上主義”與美國“黑命貴”政治正確的對立。

  在2016年大選年,組織過支持特朗普競選集會的縣,在隨后幾個月報告的種族仇恨犯罪案件的數量,比沒有舉辦過此類集會的縣報告的同類案件的數量多出226%。

  而在特朗普上臺后的十天內,美國境內就發生了867起針對少數族裔的暴力襲擊和傷害事件。而根據美國民權組織的研究,2016年全美有近150個白人極端組織活躍。

  這一點在今年的美國政權更迭大戲中,也可見一斑。

  可以說,特朗普是美國近代歷史上,為數不多將種族問題搬上了臺面,并在一旁“煽風點火”的美國總統。

  而這一招也將美國從內部分裂。

  對美國來說,這當然是一記昏招,但對特朗普而言,是奪取大選勝利的制勝良藥。

  成功利用了美國中下層白人選民面對的經濟壓力,面對外來移民的競爭壓力,面對政治正確的矯枉過正的種族壓力,激發他們的仇恨,為自己拉到選票。

  美國“孤立”

  第二招就是特朗普式孤立主義。

  “孤立主義”經常被用來形容特朗普獨創的外交戰略,好像是特朗普將讓美國從其盟友中孤立出來,其實不然。

  孤立主義在美國有著悠久的歷史。作為一種戰略,它“既可追溯到這個國家的地緣位置——因兩個大洋而一直與其他列強基本隔離,也可追溯到美國國父們的愿望,即美國的政治實踐不應該因參與歐洲權力政治平衡而被腐蝕”。

  美國傳統孤立主義最突出的表現就是,外交和軍事“不結盟”原則,這在如今是難以想象的。

  但恰是這種“袖手旁觀”的戰略,成功的讓美國在兩次世界大戰中得以保全,最大程度地讓美國的利益和自由得以保全。

  可國父們美好的愿景持續到了二戰,在日軍針對珍珠港的轟炸中被徹底擊碎。

  戰后隨著國力和地位的增長中,美國逐漸走上了以多邊主義為工具來實現霸權的道路。

  并開始利用國力優勢,在世界各地區充當話事人,以維持其在國際秩序中的主導地位。

  奧巴馬的重返亞太戰略,就是典型霸權表現,試圖在與日韓等國的多邊合作中,重拾美國在亞太的影響力,但是維持霸權并非沒有條件的。

  選擇霸權還是孤立,本質是在以維護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為重心還是以美國國內需求為重心的問題上的抉擇。

  前者是決定美國過去幾十年領導地位的一大關鍵,而后者卻是過去幾百年美國走到今天的一大關鍵。

  特朗普式孤立主義,并非回歸傳統孤立主義,而嘗試從“普通美國”的視角出發,一種在霸權和孤立之間的再平衡。

  美國沒有也不愿放棄美國霸權地位,而是將維持美國霸權地位成本轉移至其盟友身上。

  從其在競選期批評美國的盟友“免費搭車”,要求日韓自己承擔全部駐軍費用、承擔防衛美國義務,到之后因德國不愿增加“保護費”而從德國撤軍,再到退出各種看似“不必要”的組織,世衛組織、TPP、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等。。。。。。

  從短期來看,特朗普政權肯定有所收益,至少會費、軍費、管理費少繳納了一大筆。

  但這種收益是以透支美國在國際社會層面的信用為代價,極大地加速了特朗普政權與其盟友間的分離。

  因此在大選結果未完全出爐前,大家可以看見,那些歐洲盟友們乃至日韓盟友,都迫不及待地恭喜拜登獲勝,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但從長期來看,相對于徹底的霸權,這種戰略是否有其可取之處,或許等到一二十年后才能真正揭曉,就像今天的我們評價百年前美國的傳統孤立主義。

  在很多人看來,特朗普的施政表現應該是極其失敗的,搞得美國里外不是人,怎么能算成功?以至于全民反特朗普。

  但大家只看到此次美國總統大選拜登破紀錄的7800萬選票數,而忽略了特朗普7300萬這個同樣遠高于往期記錄的選票數。

  在美國感染疫情數據已經破千萬的情況下,為什么還有將近一半的美國選民支持特朗普,難道這7000多萬美國人都是傻子?

  這要說到特朗普的第三招,也是其關鍵一戰--貿易戰。

  美國“戰爭”

  除了激化種族、分裂美國和盟友之間關系,特朗普另一個最具爭議的點就是發動規模巨大的貿易戰。

  操縱貨幣匯率,向美國傾銷廉價產品,“偷竊”美國人的工作和知識產權等等,這些指責最終都匯聚到一點上,在外貿上美國所面對的高額貿易逆差。

  ▲這么“瀟灑”的總統,誰不“愛”?

  這些“罪名”不單被美國強加在中國身上,任何造成逆差的貿易對象,如北美自由貿易區的加拿大和墨西哥、亞洲的日本和韓國、歐洲的德國,都受到相似的對待。

  而中國因對美貿易順差最大,成為了特朗普政權首要的打擊對象。

  除了對美國從中國進口商品增加關稅外,還在原來相關法案的基礎上,擴大了貿易審查權,將貿易投資與國家安全捆綁起來。

  一方面,對中國企業在美國投資進行嚴格的審查,將中國列為“特別關注的國家”;另一方面,限制美國企業對中國的技術出口,以及其他方面的配套制裁措施。

  在很多中國人看來,這是最臭名昭著的一招。許多讓國人引以為豪的中國企業在美國如此強硬的制裁手段下,備受打擊。

  但這卻是讓特朗普的中下層白人選民們最深以為然的一招,為什么這么說?

  增加關稅在美國并非是特朗普政權的“專利”,推行高關稅在美國很深的歷史淵源。

  1789年,美國《關稅法》第一節就寫著,“為了支持美國政府解決債務問題,鼓勵及保護制造業的需要,對進口商品、制成品和貨物征稅”。

  這里很明確地定義了關稅的作用:為政府提供收入,保護美國本土的制造業,這樣的定義給美國的高關稅政策定下了基調。

  但同時,在隨后的幾百年里,美國的關稅政策也一直處于爭論之中。

  美國南北沖突時期,南方傳統種植園想要搞農產品出口,便主張低關稅政策發展自由貿易;而北方工業制造業經濟則想要支持處于弱勢的民族工業,便主張高關稅政策搞貿易保護。

  于是,美國的關稅政策一度陷入搖擺之中。

  1816年到1860年的短短40余年之中,美國就出臺了七部關稅法案,關稅政策與稅率也在不斷的變化之中。

  南北戰爭后,緩解聯邦政府財政壓力,并客觀上促進了美國工業發展的高關稅政策,得到大力推行。

  而特朗普如今所采取的關稅政策,很大程度上借鑒了當年美國的政策。

  在諸多關稅法案中,最著名的要數1890年的《麥金萊關稅法》。

  該稅法大幅提高了羊毛、毛紡織品和棉紡織品等產品的關稅,同時在美國歷史上第一次附加了一個“互惠”原則的條款。

  美國賦予了“互惠”新含義,就是我可以施加高關稅保護工業,但你不行,否則就不是“互惠”。

  因此其他國家對美國產品征收“不公平”關稅時,該法案授權美國總統可以向此國家征收報復性關稅。

  而提出該法案的眾議員威廉·麥金萊,于1896年當選第25任美國總統。

  麥金萊在任期內大力支持貿易保護主義,再度推出新關稅法案《丁利關稅法》,支持美國制造業,將美國貿易保護主義達到歷史頂點。

  而美國工業也因此蒸蒸日上,對外貿易欣欣向榮,麥金萊成為了美國第一位乘坐汽車的總統,成了美國“繁榮的代理人”。

  在長達百年的高關稅政策歷史中,美國的制造業得到了長足的發展,確實從一個積貧積弱的農業強國一躍成為雄踞世界之巔的工業強國。

  制造業成熟之后,接下來肯定是大力搞出口,但是你這么高關稅,其他國家當然不愿意了,于是美國開啟了自由貿易主義指導下的協定關稅時代。

  可二戰后,美國卻面臨著一個嚴重問題,美國制造業正在逐漸走向衰落。

  美國的制造業從業人數比例在1945年達到38%的頂峰,自此便開始下滑。制造業增加值比重,也在1953年到達28.3%的頂點后,掉頭向下。

  也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鐵銹地帶”一詞出現了。

  對美國制造業從業人員們而言,恢復美國的制造業繁榮,就是恢復美國經濟的繁榮。

  所以現在你應該知道了,特朗普為什么要說“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了,同時嚷嚷著給鐵銹地帶除銹了。

  對于特朗普而言,追求一個“富有美國”,遠比追求一個“霸權美國”要來的實在。

  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前,美國經濟在川建國的治理下,正在一步步往好的方向走,并沒有出現大家想象的一片破敗。

  所以特朗普可不是個傻子,其在位時推出的政策是有經濟、政治等各方面考量,是服務于國家戰略,而不是無端制定的。

  面對特朗普這樣不按套路出牌的美國總統,他給中國又帶來了什么影響?

  負面的自然有,特朗普發動的貿易戰,不可避免地對中國部分企業帶來了巨大的損失,同時也嚴重了阻礙了兩國人民學術、文化等諸多領域的正常交流。

  但撇去那些負面影響不談,特朗普有時就像是一面鏡子,一方面映照出美國所宣揚的自由民主下的丑陋現實,讓國內公知們從此無地自容。

  同時,也映照出了我們的部分不足之處,比如在一些先進領域對美國的依賴,從而激勵我們自主開拓,走出一條嶄新的道路。

  當然,百姓更加喜聞樂見的是,他給我們的生活提供了有趣的素材,一些看完之后能會心大笑的段子。

  如今,我們失去了這個快樂源泉,但是他的政治遺產卻永遠留下來了。

  畢竟在就任總統的1400多天里,特朗普已經在某種程度上按下了改變美國的按鈕。

  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里,我們要面對的美國依舊是特朗普式的美國,世界仍是特朗普影響下的世界。

  至于拜登是否要重新一步步改回來,以后再說吧。

  我現在更希望川普能來中國開個賬號,直播帶貨,絕對頂級流量,哈哈

最近更新
熱門排行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炸龍腸論壇網   sitemap
年轻人高清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_年轻人视频在线观看_年轻人看片